「桂林市商业银行」巴菲特重仓雪佛龙和西方石油揭示:风险调整后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

资产结构选择的核心在于风险调整后收益。如果公司的股权低估而风险又很小,那么显然是选择股权;如果公司的股权潜在回报很大然而风险也很大,那我们就应该往资产结构的安全侧挪移,去看优先股、优先债。2021年2

资产结构选择的核心在于风险调整后的收益。如果公司股权被低估,风险小,那么显然是选择股权;如果公司股权的潜在回报很大,但风险也很大,那么我们应该转向资产结构的安全方面,看看优先股和优先债务。

根据伯克希尔2021年2月16日发布的13F报告,巴菲特在2020年第四季度购买了雪佛龙,价值近40亿美元。如今,巴菲特拥有100亿美元的西方优先股公司和超过40亿美元的雪佛龙公司普通股。巴菲特通过在油气行业的两次投资,用教科书式的精湛技巧诠释了风险调整后利润最大化的投资范式,值得每一位价值投资者和学习深思

巴菲特投资西方石油再现“神来之笔”

要想彻底了解巴菲特的玩法,就得把时间拨回两年。2019年4月底,雪佛龙宣布将以330亿美元收购阿纳达科公司。此举激怒了西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维基。为了与雪佛龙竞争收购阿纳达科,维希说服巴菲特向西方石油投资100亿美元,解决收购阿纳达科的资金问题。作为补偿,伯克希尔将以每股62.5美元的价格获得100亿面值、8%的优先股累计股息和8000万台西石油股票涡轮机。这美妙的一击就像沃伦投资美国银行时获得的优先股和涡轮累积红利。

在股神的加持下,西方石油将收购阿纳达科的报价提升至380亿美元。这380亿美元由两大部分组成:295亿美元现金(包括巴菲特在优先股提供的100亿美元)和74亿美元西方石油的股权(稀释了最初18.5%的股权)。消息一传出,市场一片哗然,西方石油应声下跌。

从图1可以看出,自宣布收购以来,西方石油的股价下跌了51%,油气行业的指数下跌了31%,雪佛龙的股价下跌了23%,埃克森美孚的股价下跌了36%。其中,西方石油的股价跌幅最大,股东损失最大。(见图1)

「桂林市商业银行」巴菲特重仓雪佛龙和西方石油揭示:风险调整后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

更糟糕的是,2020年3月,沙特和俄罗斯发动了史无前例的石油战争,一度将原油价格推至负值。3月9日,股票和期权,作者投资的60万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气股票,一夜之间下跌了37%。我还记得3月8日那个不眠之夜,看着闪烁的油价一天跌20%。但是,作者也知道,这样的机会一生只有一次!于是,作者多方筹钱,转移动员了一百多万美元,纷纷抄底油气股和期权,几乎把自己的全部财富都押上了,誓要与市场一争高下!作者曾在《红周刊》年写了一篇文章,详细解释说,如此坚定乐观的情绪在于,到2020年底,油价肯定会升至40-和50美元/桶,沙特永远不会继续这场油价战争。目前看来,作者的宏观预测都已经应验了。但如果再给一次机会,我宁愿永远不碰任何一个生产黑金的股票,因为股价大幅波动带来的心理压力,只有来过的人才能体会。

大手笔抄底安全边际高的雪佛龙股权

所有在过去一年经历过油气灾难的投资者都应该记得,在央行3月份放水后,油气股出现了一波熊市反弹,其背后的逻辑是对经济自由化和疫情控制持乐观态度,疫情在6月初达到峰值。经过验证,其实是一波吸盘拉力赛,专门针对菜鸟。枪林弹雨后我不能去加仓,但我根本没有考虑在六月去波段。接下来是连续四个月的屠杀。与大盘不断攀升的历史高点和特斯拉不断飙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石油和天然气类股回落至3月份的高点。在这段时间里,作者一度对坚持价值投资感到绝望,甚至羡慕那些买了垃圾股从菜鸟轿子里挣钱的经理人。

10月,作者忍无可忍。通过卖出看跌的期权和买入看涨的期权,整个账户的杠杆率大大提高。当时的想法是,这是一件大事,一切都清了,一切又都结束了!但事后发现,同桌的另一位卡友巴菲特此时正在悄悄买入更多黑金。他买的股票是雪佛龙。辉瑞和莫多纳的科学家也给了患有这种流行病的人一个大惊喜。

剔除2020年的数据(因为大量的资产减记扭曲了股权数字),不难发现,就在熊市来到股票在线在配资雪佛龙的卓信宝开户之前,西方石油就承担了高额债务,当时每一朵云都有一线希望,一直保持着非常低的负债率。即使你确定未来几年原油会有一个大牛市,如果你购买西方石油,你还是会损失很多本金。原因很简单:优先级比你高的投资者会抽你的血。这里比你优先级高的投资人包括巴菲特。

2020年第二、三季度,由于西方石油根本无法产生自由现金流,所以采取了以下政策:以底价向巴菲特支付–实物。巴菲特之前也购买了少量的股票西部石油,但在遭受资本损失后,他在去年6月熊市飙升时准确地将仓位清理在高位。现在油价已经涨到60美元/桶,巴菲特自然不用担心优先股的利息问题。因此,通过转移到资产结构的安全方面,他大大降低了自己的风险,并保持了良好的回报(8%)。同时,他在去年10月份收购了雪佛龙,当时这家公司的股息收益率达到了7%。公司资产负债表极低,资产质量优秀,管理能力极强,成本极低(即使在去年油价灾难性的情况下,雪佛龙的自由现金流也达到了29亿美元,而西方石油尽管资本支出大幅减少,却遭受了损失。

4亿美元的负自由现金流),股息完全能得到保障。因此,买入该公司的股权,几乎不可能承受永久性资本损失的风险,还能享受高额股息和股价升值的双重利好,所以对于这种资产,就可以更加激进,买入安全级最低的股权。(见图2)

「桂林市商业银行」巴菲特重仓雪佛龙和西方石油揭示:风险调整后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

总结来看,笔者认为,资产结构选择的核心在于风险调整后收益。如果公司的股权低估而风险又很小,那么显然是选择股权;如果公司的股权潜在回报很大然而风险也很大,那么遵从安全边际原则和永久资本性损失规避原则,我们就应该往资产结构的安全侧挪移,去看优先股、优先债甚至债券。巴菲特通过两笔油气行业的投资,以教科书式的精湛技艺诠释了风险调整后收益最大化的投资范式,值得每一个坚信价值投资的人揣摩和学习。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原创文章,作者:桂林市商业银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paw.cn/archives/32026